迷途

以梦为生。

墨尔本生蚝

维多利亚

青果文志:

去维多利亚女王市场之前我仔细的看着莫亚望手机上的照片,他告诉我说那就是一个菜市场,去了第一次就不想去第二次。

“这是我的第一次,那么也是你的第二次,你到底去不去?”

“你可以自己叫个出租。”

你不怕我丢了?我可是连taxi都读不顺口的人。

他无奈只好开车载我过去,在维多利亚街与伊莉莎白街之转角处,他告诉我前面就是你眼中大名鼎鼎的菜市场。

“这也算墨尔本著名的历史地标,你怎么老是那么不屑。”

“比如你到了北京,你朋友会带你去参观秀水街吗?”

我没理会他。

维多利亚女王市场在19世纪前是奴隶拍卖市场,19世纪后变成了朱古力、牛奶糖、润肤膏、树熊公仔和羊毛时装混搭的橱窗,虽然已经是9月,但是天气依然很热,四处都混杂着声音,仿佛从地底下冒出来。

我对一排排商标上写着“Made in China”的服饰不感兴趣,直径朝北边走去,那边是食品区。

我做过功课,知道市场不是总开放,一般到下午3点就收市了。

简直就是矫情,国内的市场不到半夜是绝对不会关门的。其实在每年的11月到次年3月这里都有夜市,那时候才是最好玩的。各国的美食就会在这里登场,世界之大,美食万万千,世界之小,美味都在此。我很遗憾来的时间不对,不然就可以品味美食了。

“我没来过,也不知道。”莫亚望对夜市毫无所知。

“那你在墨尔本这十几年都干什么了?”

“搬砖。”他耸了耸肩。

我门朝着前方走去,视线在一个平面上做直线运动。

“请问你们是中国人吗?”我的视线从眼前的海鲜移到了背后,看到一男一女站在我旁边。那男的拿着一台相机盯着我问道。

“我是。”

“不好意思,刚才我问了好几个都不是。”

我尴尬的看着他们,他们不会就是满足一下这个好奇心吧。

“你能帮我们拍照吗?”男的说出了请求。

我帮他们拍完照后,男的开始介绍自己。

“我来自安徽,是个摄影师,这是我太太。”

我们友好的握手

“这么说,你们是来采风的?”

男的笑着说:“算不上吧,更多的是来旅游。”

“你们都去过哪些地方呢?”

“其实这是我们来的第二个地方,我们昨天才抵达墨尔本。打算下午去企鹅岛,所以上午就来这里了。”

“看来你们对这个市场还是蛮了解。”

“谈不上,你知道摄影师的心中总是会指向一座城市有历史有故事的地方。”

我笑了笑,莫亚望邀请我们去旁边喝饮料。

落座后,我指着他的相机,“我能看看吗?”

他把相机递给我,我看到他拍了很多食品区的东西,红红的澳洲龙虾,各种海鲜,各种奶酪制品,还有中国旗袍的摊位,穿着花衣服的外国老太太认真的做着生意。

“你还去过哪些国家?”

他太太接过了话茬,“法国、意大利、威尼斯、其实还是国内的地方去的多。”

“如我冒昧,请问您的职业是?”

”我的职业是一位画家。”

摄影师,画家,我感觉这样的组合随时都能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。

我看着他们,“你们的职业真令人羡慕。”

“我今年47岁了,有点点郁闷再过两年就50啦。”男的收好相机,“可我的心似乎还是年轻的,但身体有似乎不年轻了。工作30年,一直很喜欢我的工作,年纪大了之后开始对工作之外的事物开始慢慢有兴趣了。也许是为将来退休做点铺垫吧。很多都是年轻的时候就喜欢的事,但到现在还没有做成。我给你举个小小的例子,我从小就喜欢动物,像狗、猫,鱼等,17-8岁就想养,到了47-8都没能养成,唉!喜欢旅游,因为出差多的原因还真跑了不少地方,可惜自由度不大。喜欢养花种草,可家里的小院子里全是绿绿的很少见到开放的花朵。喜欢钓鱼,可有没有吃苦耐劳的毅力,一年也就钓几次,投入到是不少。书买了一堆,看也看不完,估计可以学到老了!”

“所以你就开始学摄影?”

“摄影不需要去刻意学的,只要懂基本的技术,剩下的就是怎么去看待你眼前的景物了。”

“那你们累吗?”

“年轻时候的底子好,不累,你呢?摄影师问我。

“我就过来旅游,这是我朋友,他是移民。”

“那你来这有段时间了吧。”摄影师问莫亚望。

“十多年了。”

“有没有推荐的地方。”

莫亚望想了想,“蓝湖、粉湖还不错。”

摄影师摇摇头表示没听过,我问,“那你昨天去哪了。”

“万寿宫。”

我一愣,他接着说,“就是一家中餐馆。”

他们的第一站原来是为了吃。

我们聊了一会,他告诉我那家是很有名的粤菜馆,百闻不如一见,令他大饱口福。

说的我有些嘴馋,我问那里有什么好吃的,摄影师推荐了生蚝和珍珠肉。

不觉中我们聊了接近1个半小时,我们约定后天一起去游玩凯恩斯•清晨港湾与大堡礁。

和那对夫妇分别后,莫亚望说,“我肚子饿了。”

我看了眼身后,“那里面是啥,我还没去瞧瞧。”

“你是属石猴的么,你说了那么多的话,你的热量怎么不消耗呢?”

他这么一说,我也感觉饿了。“那我们去万寿宫吧。”

万寿宫的英文是“FLOWER DRUM”是花鼓的意思,我不理解为什么会翻译成万寿宫。推门进去,一位中年男子满脸堆笑的迎上前,用英文说欢迎光临,我却马上用中文问道“营业吗?”。他一听也改口用带有粤语口音的中文说在营业。这时我打量了一下,发现这只是一个不大的门厅,有一个电梯和一个木质楼梯。他听我说后马上按了电梯,并请我们上楼。坐电梯上到二楼,迎宾服务员满脸微笑的带我们往里走。先穿过一个过道,过道被布置成了一个小型的陈列室,墙面上挂满了各种奖状。

大概看看了看菜谱,都是粤菜居多。我直奔主题,来几只耗吧,他说:“今天的蚝很好,你们可以点几只试试。”,莫亚望没等我开口便说道“生蚝我们肯定吃不习惯,可以用XO酱做吗?”,“当然可以。”,“好的,先给我们每人来2只。”,然后又要了瑶柱青菜羹,珍珠肉和一壶菊花茶。

 莫亚望一边吃一边拍照发朋友圈,他说,他在唐人街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菜,尤其是这个珍珠肉(其实就是蚌肉)炒的的这么脆。

“你是不是把搬砖的钱全部拿去吃烧烤了?”

“哪有,平时我都是去菜市场买几斤鱼片回家做鱼吃,像这些地方又贵,平时都不会来的。”

“美食这东西,跟饭是不一样的,有时候当我们迟到一种很特别很好吃的东西的时候,我们就会时常的回想起那种味道,于是我们就记住了我们去过的地方。”我夹起一块耗,贪婪的吸吮着耗肉,“比如我们今天不来维多利亚女王市场就不能遇到那对夫妇,那我们会知道万寿宫吗。”

“我知道万寿宫,很出名。”

“那你会知道这里面的生蚝和珍珠肉好吃么?”

莫亚望摇摇头。

 

2天后我和那对夫妇在大堡礁再次见面,我告诉他们我把这次经历发到青果上去了,上面很多人对你们很有兴趣。在他们准备离去时,我们又回到万寿宫吃了一回蚝和珍珠肉。

在机场送别时,太阳已远离我们而去,摄影师说,“其实每个人只要经过5个人就有可能相识,我回去会把经历发到我的博客上去,如果下次你遇到中国人,一定不要忘记带他去吃我们中国人自己的万寿宫。”

我点点头想着即使我做不到,我也会把这个小小的经历记录下来让更多的人看见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
评论(6)
热度(9)
  1. Tony, So Handsome~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迷途青果文志 转载了此文字
    维多利亚